和平行腳

【回】 讓心回到原點,找到回家的路

他的家究竟在哪裡?

一個戰火孤雛從小到大,從緬甸到台灣,再從台灣到緬甸然後再到全世界,他的生命歷程就是近代華人的和平大業史,他如何在嘈雜與空靈間尋找生命的答案?為什麼當年選擇從緬甸逃出來的他,現在又要回去?他的家究竟在哪裡?

護持供僧回歸佛陀本懷

護持三寶供千僧 重現佛教史上第六次結集盛況

十二月隆冬午後,仰光還是一個燠熱天,一雙雙黝黑的腳底板不疾不徐地踩在熱燙的柏油路上,1503位比丘光影走入仰光世界和平大石窟(Maha Passana Guha)內。世界和平大石窟 ,它是一九五四年五月至一九五六年五月召開的第六次經典結集大會地點,2016年,來自靈鷲山佛教教團的供僧團員,何其有幸能夠在此佛教重要聖地躬逢其盛,供養佛教上座部的全國僧伽委員會諸長老、全國15省的佛教僧伽主席以及1503位比丘等,是多麼令人讚嘆的因緣福德!

緬甸宗教事務和文化部部長─吳昂哥表示:自從第六次結集以來,歷經63年,感謝心道法師捐贈供養修繕,從世界和平大石窟的修繕供養,國家僧伽委員的醫療基金供養,乃至對心道大和尚為緬甸家鄉的貢獻做出了高度讚揚。靈鷲山連續15年舉辦朝聖供僧活動,推動緬甸佛國種子獎助學金認養專案、孤兒教育院興建計畫、修復佛教古蹟寺廟等弘法善行成果。靈鷲山佛教教團一步一腳印的實踐心道法師所呼籲的「以愛與和平、多元共生的理念,為緬甸民族的大團結取得最大的福祉,也為世界和平盡最大的心力。」不同時空,不同背景,卻同樣在這個極具佛教歷史意義的聖地石窟,更有續佛慧命傳承加被之意。

► 護持供僧回歸佛陀本懷 

心道法師聖地結集供僧會

說起在緬甸世界和平大石窟,這裡曾經舉辦佛教史上第六次的結集大會,此次經典的集成被公認為有史以來最正確和無誤的經典,且被認證為佛陀的正法經典,當時大會約有三千名青年佛子剃度出家,成績斐然。如今,世界和平大石窟每一年在這裡還會舉行北緬甸的佛教僧侶辯經考試,所以這裡也被稱為「辯經場」。這個在佛教史上極具歷史意義的石窟,歷經一甲子的歲月仍持續屹立不斷,見證代代相傳,續佛慧命的弘化大業。

正如世界宗教博物館創辦人─心道法師,多年來帶領四眾弟子在國際間奔走倡議「心和平,世界就和平」的理念,從2001年創辦全球首座「世界宗教博物館」,2016年於緬甸北撣邦臘戌所成立的生命和平大學的正式啟動,希望藉由建立各宗教各族群之間對話與交流的平台,而消弭彼此的成見與對立關係,希望世界無災無難無戰亂,共同追求「愛與和平,地球一家」的目標,並以「傳承諸佛法,利益一切眾」為使命,這不也是另外一種「和平的結集」?!修行在人間,成佛在人間,道無所不在,歲月如斯,佛法如炬,願大眾發心護持供養布施,精進修行回歸佛陀本懷,為世人照亮末法時代的流離苦海。

母親,在心道禪師的記憶中是個又遠又近的形象,戰火的無情摧殘了完整的家,所幸張奶奶收養他,讓他得以擁有家的溫暖,只可惜輾轉流離到了台灣,母親,變成遠距的掛念,但是他從來沒有忘記這份短暫的養育恩情,因為感念張國杞師長的恩德,心道禪師每年都會回到幼年居住的萬養村,探望高齡的「媽媽」張國杞夫人,與老奶奶閒話家常。

2015年底,心道禪師再度回到養母的現居所,在孤軍最後落腳處的「唐窩」地區,為遠征軍啟建「忠魂廟」是他另一個感恩回饋的起點,他計畫未來在這裡成立相關基金會,進行醫療、慈善、急難救助、教育等計畫,造福地方。

張奶奶說,每次當她想念心道禪師的時候,就會看看師父的照片,一解相思之愁,因為他現在已經是屬於眾生的一代禪師了,必須以弘法度眾為重。而泰北,似乎也成為心道禪師另一個家………。

相關影片連結:

心道法師談第六次結集聖地供僧吉祥會

心道法師聖地結集供僧會 

跟著和平走 暗天總會放光

每個王朝轉換之際,似乎就是流離顛沛的開始;例如:一九四九年國共歷史的轉換……。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於泰緬邊境,有一支被世界遺忘的孤軍,他們沒有身分,腳踩泰國的地、頭頂泰國的天,因為種種因素,使得他們進退不得,也沒有辦法回到他們的故鄉,只好攜家帶眷從滇緬流亡,所幸當時年輕的泰皇蒲美蓬給予了這群孤軍落地生根的土地,讓他們能夠在泰國安居樂業,孤軍後裔就在泰國北部深山,建立六十四個大小難民村,收容人數達六萬以上。

2016年1月21日在泰北清邁府芳縣黃果園村九世皇紀念廣場,正進行一場盛大的【緬懷吾皇蒲美蓬大帝 雲南鄉親萬人追思會】,這是當地的雲南僑胞為了憶念泰皇蒲美蓬的恩德所舉辦的辦跨宗教百日追思會。心道法師應邀回到此地以九分鐘平安禪來感念泰皇。

或許是因為曾歷經那段被剝奪和平的生活,心道法師更懂得「世界和平」對全球的重要性,正如泰皇蒲美蓬當年頒授徽章、御賜泰國居留權給泰緬的孤軍一樣,因為這樣的一視同仁,大大的扭轉了孤軍的命運,讓他們能在泰國安居樂業。跟著和平走,暗天總會放光。也許孤軍的歷史故事,在時代更迭之下,在長年失根與國家認同的複雜與糾葛下,似乎應該劃上逗點,而生命教育的實踐,得以「和平」開始另一新的篇章。

► 跟著和平走 暗天總會放光